乡情•友情•亲情
  信息来源:溧阳市台办   2018-05-22  浏览次数:  字号:〖

 

——溧阳市台属联谊会二次赴台散记

邓超

飞机从南京禄口机场腾空而起,向遥远而又近在咫尺的宝岛飞去。

我坐在舷窗旁,想看一看海峡,厚厚的云层和迷茫的浓雾遮住了视线。

闭目静思,8年前随台属联谊会一行赴台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在回程的桃园机场,我握着溧阳旅台同乡会干事长狄克逊的手说:“回乡,带溧阳的乡亲们回乡!带你们的第二第三代回乡!”也许正是这次匆匆的约定,他们于前年、去年组团回来了!第一次十几人,第二次二十几人。团里有八十多岁的老乡亲,也有十几岁的小乡亲。亲不亲?溧阳人!

什么是乡亲?来来往往才叫亲啊!一湾浅浅的海峡,怎能阻隔两岸乡亲的亲情?

我们来了。由统战部龚友强部长带队,市台办、台谊会一行八人来走亲访友,回访同乡会的乡亲们。

记得第一次赴台,我写了篇长文《血浓于水,情重于山》,发表在《两岸关系》杂志上。并不是我妙笔生花的取巧,而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台湾,有我们的亲人,有我们的同胞,我只是写了点自己的心声。

飞机降低了高度,弯曲的海岸线又一次出现在眼帘。

分别八年,台湾,您怎么样?

夜台北,“新溧阳人”的热情十分暖心

暮春的台北街头,晚风习习的夜色里,感到一丝凉意。

错落层叠的沿街店招,平矮陈旧的商铺檐廊,疾驰而过的光阳机车,灯影摇落的牵手情侣,夜台北,恍惚中是福建的一个老镇,一段老街,一点记忆。

站在街头守候多时的是江苏钢锐精密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贤铭和溧阳台商企业联谊会会长周德良,一双双手握到一起,没有陌生的隔阂,只有老友重逢的喜悦,只是相聚地点的变换。

冶春饭店,古色古香,在繁华的现代商场里独具魅力。电视机的屏幕里,重播着淮扬佳肴的介绍和古都的风土人情,使人有“直把台北当扬州”的感觉。墙上有“扬州冶春赋:冶春华筵乐人杰,八怪遗风载酒香。天研彩墨绘山水,但与冶春亲宴飨。”

“江苏钢锐”隶属于永冠能源科技集团,集团于2012年在台湾上市,公司是集团投资最多、产业最多、规模最大的企业,也是溧阳台企的排头兵和全球精密铸造的新亮点。儒雅的张贤铭董事长由衷地说:“溧阳是我们‘永冠’的福地!我们在大陆选了很多地方设厂,天目湖工业园区是成功的范例!自我们进行项目洽谈开始,地方政府各级领导就给予了无微不致的关怀和照顾,在此我表示衷心的感谢!今天我们决定,把公司的培训基地学校还是设在溧阳!这个学校注重是技工技能的培训,包括市场营销、金融法律等方面课程,学员既可为企业服务,也可为社会服务。我们原打算把学校建在南京,既然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都把分校设在溧阳了,我们为什么不也建在天目湖畔呢?我们也是新溧阳人啊!”龚友强部长高兴地说:“‘江苏钢锐’是溧阳台企的龙头企业,为地方经济建设作出了贡献!我们一直是老朋友,又是一家人,建学校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们全程跟踪服务!”

应邀出席晚宴的“财团法人中华民族发展基金会”董事长林中森博士,举杯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今晚是双喜临门!一是尊贵的溧阳客人莅临台湾,二是永冠集团的新学校将落户溧阳!现在两岸沟通管道不畅,海陆两会工作停摆,主要要靠我们民间交流。大陆习总书记最近又给台湾人民送来大红包,31条优惠政策不外乎两句话:台胞陆胞一家人,台企陆企一个样!‘永冠’与溧阳的经济合作,正是两岸交流成功的典范!感谢溧阳!”

酒杯举起,不胜酒力的我还是高兴地一饮而尽!

天目湖白茶送上,台湾凤梨酥接过,一迎一送之间,我觉得有一股暖流涌动胸间。

是金门高粱的力度吗?不完全是,是老溧阳人和新溧阳人之间的情谊缘份。

衡阳路,“老溧阳人”的相见格外亲热

和旅台溧阳同乡会的见面会,安排在台北衡阳路46号的大三元饭店。

仿佛是昨天才见过的老乡亲、老邻居、老朋友,同乡会组织的两次返乡,拉近了距离,增加了感情。我们的这次回访,老乡见老乡,拉手话家常,相见格外亲,彼此细端详。

88岁的狄慧龄阿姨来了,蒋小伟理事长来了,狄克逊干事长来了,史济锽教授来了,还有黄清晏、王裕道,初次见面的高静芬女士……济济一堂的欢聚,昨夜溧阳,今夜台北。

龚友强部长向同乡会赠送了新版《溧阳市志》,市台办陈伟星主任向老乡赠送了溧阳茶叶节礼品“美音自在溧阳”明信片。我也凑个热闹,每人送上一本新书《濑水钩沉》,并赠两本同乡会存藏……书很厚,也很沉,一路拖来有点吃力,但我写的是溧阳本土的历史,写的是故乡悠久的文化,赠与旅台的乡亲,累点也值得啊!

蒋小伟理事长说:“你的书这么厚,花了不少心血啊?我一定好好拜读!”狄克逊干事长连连说:“写书不容易!一定放同乡会珍藏!”

狄慧龄阿姨上次返乡,我在宾馆和她聊到深夜,她得知我在找旅台同乡会的资料,递上一个袋来,说:“里面是戴埠私立继善中学的创办经过,是朱志东(她先生)留下的,你看看有用吗?”

黄清晏先生对我谈起了他父亲黄金城和母亲狄亚瑾相识相知的传奇故事,台湾和溧阳的缘份,竟在小城那烽火连天的抗战中开花,在海峡对岸的土壤里结果,延续了两家两代人的血脉,曲折的经历和多桀的命运,令人感叹唏嘘!

史济锽教授是原同乡会的理事长,一见到他我有种异样的感觉:他在台南教过书,认识我的姨妈周蕙芳,他还是我表姐任婧英的老师。见到他,好象见到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长辈……史教授前不久给我寄来了他父亲的专著《廿世纪军事理论》上下册,才知令尊史久光中将,是与蒋百里齐名的军事理论名家,蜚声当代。久光先生一八八五年出生在溧阳夏庄,实为家乡俊彦也!史教授见面又给我递上了近来台湾报刊的资料:《两岸亮剑蔡政府莫误判情势》、《大陆军演警告赖清德?》……爱国爱乡之情言于溢表。他的儿子史美奂老师下课后匆匆赶来相聚,而他孙子史习君两次返乡,已与我的儿子邓逸成了好朋友。

乡情,需要培育,需要代代相传的延续。

坐在我边上的高静芬小姐,是原《中国时报》的记者。我问她哪里人?她说听爸爸讲老家叫三家村,家里有很多田,房子有高的墙,防止土匪来抢!我问她同乡会两次返乡,你为什么不回去看看?她答非常想回去呀!但家里走不开,妈妈瘫在床上离不开人!以后一定会回去的啊!她说自己也主编过杂志,也在为报刊写专栏。我说欢迎为家乡报刊写文章!她说只要告诉需要什么样的稿件,一定会写!

龚友强部长讲起了关于《天南海北溧阳人》一书台湾篇的写作,狄克逊干事长说,老一辈来台的溧阳人走得差不多了,儿女们好多都不知道情况。原同乡会的资料因房屋漏雨损毁了,看门的王恒馨也走了……要了解情况有难度。龚部长讲正因如此,刻不容缓,抢救性地保留资料啊!

蒋小伟理事长笑着对我说:“届时要劳驾你赴台采访撰写!”我答:“只要用得着我,义不容辞!有十个人左右可以了,只要是溧阳人,各行各业都行!您是清华大学教授,您是第一个人选!”

溧阳台属联谊会会长史丹,其已故伯父史友梅中将是原同乡会会长。翌日,他去给伯父上坟,特地问伯母同乡会资料,她回答要问王恒馨。这王恒馨也是个传奇人物,他随国民党部队撤到台湾,曾驻守金门,因思乡心切,抱了两个篮球偷渡海峡,结果被抓回要枪毙!史友梅将军念其乡亲,救下他一条性命!从监狱中放出后,又安排他在同乡会看门落脚。两岸开通探亲后,他拼命赶回家乡上黄,见到了一直在等他的老婆,后又把老婆接到台北,两岸苦苦的厮守总算有了圆满的结果。

王恒馨也走了。史友梅走了,朱志东走了,旅台同乡会的历史,该怎么写?

台北街头的夜风,有点凉。

七月,旅台同乡会的第三次返乡之旅又将开启,据说这次人数更多。“七月溧阳见!”“溧阳见!”

新北市,三位里长的表述很接地气

新北市三重区的区公所在老街的走廊里。

坐在我们对面的三位老人,都是里长。里长,我们所说的居委会主任吧,他们由居民选举产生,四年一届,二千多人竞选,竞争也十分激烈。里长负责什么工作呢?交通、消防、安全、环保、消毒、巡逻、路灯、纠纷……我们说“小巷总理”,他们也差不多吧!

三重区永春里里长李聪平,从三十岁开始为里长,今年七十八岁,几乎当了一辈子里长。问他当选的经验,他说首先要有公心,愿意为大家服务,居民有什么需要及时解决,有什么困难热心帮助,你这样才能有威信,人家才愿意选你嘛!林云汉、梁进益两位里长也说,里长里长,一里之长,生活中的杂事你都得管,虽然月薪有4.5万台币,但很多事要你掏钱,有时贴进去都不够!

三位里长都到过江苏,到过常州、徐州。李聪平老人说,大陆进步真是不得了!一年一个样。对大陆一点陌生感没有,因为从小地理课上的地名都学过,语言文字都一样。林云汉老人说,过去我们去大陆,带家电、带金器、带钱去盖房子。现在不同了,我侄子来台湾,给我带平板电脑,完全反过来了。

今年又是新北市“三合一”选战的交火之年,镇长、市长的选举,离不开里长的投票。龚友强部长笑言:“预祝你们选举成功!如果成功当选,欢迎来天目湖开庆祝大会!”

后龙镇,“亲家公”的豪爽让人开怀

剃着平头、身体壮硕的蔡易谋把带来的食品往桌上一放,说:“这是新出炉的蛋黄酥,这是最好的威士忌,亲家来了,我们要好好招待!”

蔡易谋是苗栗县后龙镇的“镇民代表会”主席,他的侄女嫁给溧阳一位知名企业家的儿子,于是我们全变成了“亲家”。

后龙镇镇长朱秋隆说:“我们是亲戚,是亲家。上次我们去溧阳,受到了你们热情的招待,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亲戚要常走动,欢迎你们常来。”

邱俐俐,更是位热情豪爽的“女侠”,她是位民意代表的执行长,曾经多次到过溧阳:“‘来到天目湖,好酒喝两壶,豪情满江湖’,这是我在天目湖的感觉!‘苗栗有个栗,溧阳有个溧,因为有俐俐!’我愿意做两地的牵线搭桥人。苗栗是你们的家,欢迎常回家!”

龚部长说:“溧阳苗栗两地,因为有执行长的努力,有‘亲家’的关系,各方面合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我们这次来走亲戚、会朋友,也欢迎你们常来溧阳!”

后龙镇文化观光课课长刘柏瑩坐我边上,她说:“我去过天目湖,好美哦!你们的旅游观光,是‘无中生有’,真的好厉害!我们后龙镇有台湾海峡的自然风光,也有不少人文古迹,观光开发要学习你们!”

邱俐俐执行长说:“上次我帮溧阳一位朋友寻过亲,好难找哦!年代太长了,总算在一个地方找到下落,老人家是位老兵,在一企业当门卫,因为做事顶真,不幸给外籍劳工打死了……坟都没找到。我找到这位伯伯的下落时,流泪了,悲剧啊!”

蔡易谋扯大嗓门讲:“我反正就是个统派!侄女都嫁到溧阳了,我们家早就统一啦!八年前我们和溧阳结了亲,我哥的企业也在大陆,这叫两岸一家亲,共筑统一梦!”

朱秋隆镇长得知我喜欢历史文化,马上差人去取来了《后龙镇志》。从镇志上翻阅,后龙从明代开埠,清代兴埠,和大陆的施政管理一脉相承。

海峡很宽,先民们历经惊涛海浪方可登上彼岸。海峡很狭,今天一句“亲家”就没有了彼此的距离。地域的管辖可以变迁,不变的是同宗同族的血脉。

农副产,台湾深加工的产品让人叹服

苗栗县的大湖草莓种植很有特色。

大湖地处山区,草莓种植始于1957年,品种从一开始的“阿美利加”、“马歇尔”,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福羽”、“爱利收”,再到日本的“春香”,培育了“大湖草莓”的特色品种,具有产量高、果型大、品质优的特点,种植面积达350公顷。

大湖草莓园区分“文化馆”、“生态展示区”、“休闲酒庄”、“酒品区”、“景观区”等组成,而其生产的草莓酒成了拳头产品,定期举办的“草莓节”吸引了大批都市人前来享受山乡的甜蜜。

走进商品区,我十分惊叹草莓的衍生产品竟有这么多:草莓蛋卷、草莓气泡水、草莓布丁、草莓牛酥饼、草莓冻、草莓酱……一百多样草莓产品琳琅满目。我买了草莓冰其淋和草莓香肠尝了尝,果然别有风味。我想,停留在大棚采摘的草莓粗放种植的从业者,应该来学习一下先进经验。

彰化县埔心乡的“蕈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从事菌菇人工培育的园地,菌种大多来自大陆的云南,培育基用台湾的桧木屑,人工控制温度湿度。总经理方世文介绍说:“我们生产的蕈菇不用洗就能直接食用,供应台湾各大饭店。菌菇的衍生产品有饮料、饼干、零食等,在市场上很受欢迎。”

南投县埔里镇桃米小区的乡村民宿也十分有特色,这个饱受地震之苦的小山村,利用山村的特色物产,让城里人来“听蛙鸣”、“赏蝴蝶”、“看萤火虫”、“观蜻蜓舞”,回归自然,回归梦想,吸引了游客纷至沓来,远走他乡打工的年轻人纷纷回家创业。

台湾地小,山多地少,在观光农业和农副产品深加工方面,有不少值得借鉴的经验。

日月潭,“天目湖”号是我们的家

日月潭是高山湖泊,湖水呈现宝蓝之色。

湖面上游艇如棱。我的眼光在搜寻,寻找那艘“天目湖”号。八年前,没有遇上她,问船老大,说放在库内舍不得开。这次,我能如愿吗?

她开来了。漂亮的外形呈流线型,朵朵白色的梅花绽放在玫瑰红的船舷,船头、船尾、船舷上,“天目湖号”的大字格外醒目,终于见面了!

登上游艇,得知我们来自溧阳,戴眼镜的邵族小伙马上说:“欢迎你们回家!”

“天目湖号”犁开日月潭的碧浪,向对岸驰去。“涵碧楼”渐渐远去,玄光寺就在眼前。小伙介绍,日月潭的原居民是邵族,他们在追逐一只白鹿时发现了藏在深山的湖泊,于是居住下来。现在纯粹的邵族只剩下280多人了,成为台湾地区九大少数民族之末位。“在座的谁愿意娶我们邵族姑娘,政府奖励25万台币!生了小孩还有奖励!”眼镜哥开玩笑地说。

日月潭的“金盆阿嬷香菇茶叶蛋”是游客们必尝的小吃,昔日老阿嬷不经意的路边点心,成了一大品牌,玄光码头处常常排起长队。“热门产品,茶叶蛋1颗13元,2颗25元,4颗50元”,据说小小的一只茶叶蛋,只因放了香菇一煮,加上老婆婆慈祥的形象,每年的收入非常可观。

玄光寺珍藏看玄奘法师的舍利,这位历经艰辛西天取经的大和尚,世代受到人们的敬仰。我双手合十,祈祷两岸人民平安康宁!

日月潭的夜十分宁静。游客的稀少,使夜店的生意十分冷清。我走进一家卖民族特色的旅游商品店,发现有各种各样的猫头鹰制品。很是惊喜!我收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猫头鹰工艺品,这里怎么会这么多?眼花缭乱了。问了一下店主,他答:“猫头鹰是我们邵族的报喜鸟啊!”哦!明白了。挑一个民族特色鲜明的吧,实在是没法带。又挑了一个邵族少女的木雕,看到她,会想到美丽的日月潭。

日月茶行,在旅舍的对面,夜深了还开着门,生意不好做吧?坐下来和老板娘聊天,她女儿马上泡了高山茶请喝。我喜欢高山茶,和台湾名茶“大禹岭”茶行的老板张裕源也是朋友。老板娘告诉我,台湾高山茶是按海拔分的,譬如“冻顶乌龙”、“梨山”、“彬林溪”、“大禹岭”,都是按海拔的高度来种植命名,其中以大禹岭为最高,海拔在1000米左右,由于玉山山脉容易水土流失,大禹岭的很多茶园为保护生态而推掉了。台湾高山茶是从福建移植过来的乌龙茶为母本的,由于气候湿润,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日月茶行主要是做老客的生意,是先有了茶行,才有了对面的旅舍。

茶行小妹陈郁告诉我,这房子是爷爷留下来的,价值每坪65万台币左右,如出租每月7~8万台币。她和妈妈去过大陆的张家界,打算再去杭州旅行。

我买了点“阿里山”、“冻顶乌龙”,老板娘说可以用微信、支付宝。陈郁说,你下次要买,加个微信拍照过来,我帮你寄顺风!大陆真的很厉害,顺丰的车会绕湖过来收货。

我有点懵。我是在日月潭,还是天目湖?

清晨,日月潭静成一幅水墨画。我沿湖边码头散步,发现“天目湖”号就停泊在码头前。

我知道,在彼岸有一个叫天目湖的地方,也有一艘叫“日月潭”号的游轮,停泊在江南的春色里。

天后宫,妈祖文化凝聚两岸的祈愿

知道鹿港小镇,是听了罗大佑的那首歌:“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卖着香火的那家小杂货店。”

来到小镇,仿佛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了七八十年代的光阴:“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

湄洲妈祖因在世时行医济世、海上救灾救难、义行感人而被尊奉为神,受到宋元明清历代皇帝的赐封,深受闽粤民间膜拜,后传播到台湾、南洋。

明末清初,大陆沿海的漳、泉移民进入台湾彰化平原开垦,他们多由鹿港上岸,小镇便成为移民重镇。

大批移民渡海而来,庇佑航海平安的信仰日益虔诚。因鹿港距大陆最近,从明万历19年(1591)开始,这里的香火历代旺盛。

清康熙22年(1683),施琅将军挥师台湾,其幕僚蓝理恭请湄洲开基妈祖神像,护军渡海,一举成功。班师之际,其族侄施启秉感念妈祖神灵显赫,恳请圣像留在鹿港天后宫供奉,于是宫中镇殿之宝即“二妈神像”。

天后宫的副主任委员许琦祥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说,天后宫有不少宝贝,如雍正皇帝御赐“神昭海表”匾、乾隆皇帝“佑济昭灵”匾、光绪皇帝“与天同功”匾,还有施琅将军的“抚我则后”匾,都是朝廷对天后宫妈祖的褒奖。天后宫的八卦藻井也是台湾庙宇中最为华丽的,当然,最珍贵的还是“二妈神像”,据说清代的妈祖像一共只有四尊,两尊在湄洲,“文革”毁掉了;一尊在天津,不知下落了。天后宫这尊成了唯一的宝贝,湄洲祖庙曾想请回去供奉一下,没同意。

天后宫飞檐翘角,雕梁画栋,闽南建筑风味浓郁,木雕、石雕、砖雕十分精美,特别是大门上画的文武门神和侍女,许先生说剥落厉害,想重画已找不出会画的人了。宫内的保安也是一大问题,“二妈神像”当然重点保护,后殿的金妈祖也价值连城。有位大陆善士想捐一尊翡翠妈祖,我们不敢接收,这几尊已经看得吃力了。

许先生说,每到妈祖生日,这里人山人海,连站的地方也没有。各地来崇祀的组织,必须事先在告示廊上贴帖,敬告妈祖,得到许可方能进场,人多到水泄不通。因为“二妈神像”,毕竟是“开台”之尊啊!

人从大陆来,神从明代始,妈祖文化的延续,也是血脉的延续,不是人为能割裂断的。

“人间菩萨海上来,普照民间,世世代代。湄洲天际金阙开,十方信众,俯首敬拜。”

鹿港的妈祖,由罗大佑那嗓音唱出,一派沧桑,一腔悠远。

我忽然想起溧阳大学士史贻直,他曾于雍正六年钦差福建,管辖台湾,抚恤原著,革除陋习;次年又署理福建总督,绥抚两岸,为国为民做了不少好事。这也是溧阳与台湾的渊源吧!

郑应谐,藏在鹿港老街上的金雕大师

鹿港镇中山路185号是一家叫“龙山珠宝银楼”的店铺,推门而入,不大的庭园内设假山鱼池,颇是雅致。

未进茶室,两块匾额吸引眼球:“全球中华文化艺术薪传奖”、“臻妙化振菁华”。主人郑应谐招呼着我们,为大家泡茶。

郑先生是1946年出生的鹿港人,14岁入行,一头载进黄金世界,成为一个“打金仔”。但他不满足于做个匠人,梦想成为“金雕艺术家”,醉心于钻研金雕技法,突破了“黄金能刻不能雕”的瓶颈,给金饰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含义。他是台湾地区第一个以黄金作品参加工艺竞赛的工艺师,作品《虎报杏林》应邀赴美国展览,《山水楼台》荣获“传统工艺奖”金工类二等奖,并被政府永久收藏于故宫新馆展出。他的作品五十余件参加过各地的展览,被评为“彰化县无形文化资产工艺家”和“第二十届全球中华文化艺术薪传奖民俗工艺奖”。

郑先生的作品题材多样,有“金色田庄”、“台湾迎妈祖”、酒壶、茶壶等,涉及传统、宗教等元素,记录了台湾当地文化之美,用黄金恒久不变的亮丽刻划出创新之美,“在他手中,黄金作品不是冰冷的装饰品,更成为能表达各种情感的代言人。”“故乡,是郑应谐创作与灵感的来源;鹿港,是乡愁也是依归。金色田庄如实的记录了他的童年,更是台湾人共同的记忆。”

我十分惊叹郑先生作品中的场景和人物,“金色田庄”里的稼穑,“台湾迎妈祖”里的民俗,“山水楼台”里的亭台垂柳,一个个用金饰打造出的生动画面,那么多的表情,那么大的场面,疑是鬼斧神工,非人力所为!一个个子不高的男子,竟有如此的艺术创造力,真正应了“民间有高人”这句话!

听说我也是个“民间文艺”工作者,郑先生来了兴致,叫徒弟拿上作品“独占鳌头”、“金龙壶”、“金嵌翠如意”让我们上手观赏,他说金雕这个工艺,大陆是没有的,很费工夫,一个如意他就雕了一年。而金包银壶也是他的创意,银能鉴别出茶叶杂质,但在空气中容易氧化,他用了4个9的纯金鎏于银壶表面,增加了金黄的色泽,也有效延缓了壶的黑化。

郑应谐的公子郑旭隆是位戴眼镜的斯文帅哥,他读大学念的是资讯管理,但为了传承父亲的金雕手艺,他主动要求当父亲的弟子,创作的作品渐露头角。我问他学到父亲多少本事?他笑着说:“父亲从14岁就干这一行,干了一辈子,我最多只学了他的一半吧?父亲是个白手起家的打金仔,我是在他榔头的敲击声中长大的,我的作品更多的是童年的回忆!”郑旭隆的作品“龙山寺”、“百年龙灯庆元宵”、“鹿港老街”等,充满了地域特色,有十分浓郁的民俗气息。

郑氏父子送我们出来。街对面是创立于清光绪三年(1877)台湾著名的古老饼铺“玉珍斋”,也是重要的建筑古迹。什么是艺术?什么是传承?我很惊讶台湾把“非物质文化遗产”叫做“无形文化资产”,无形是什么?就是精神,就是巧夺天工的技艺。

介绍郑应谐的画册上有这样两句话:“艺术是无事中的有事,更是有事中的无事。”他是打金仔,生活中的有事就是养活自己。有事之中,他又无事地追求艺术。人一辈子,也许正是活在有事与无事之中。

周艳泓,外公一直是她心中的牵挂

周艳泓是应溧阳茶叶节之邀来演出的。

到达那晚已是9点多,我请朋友饭店熬了鱼头汤,她喝得津津有味,连说“回家的感觉真好!溧阳的鱼头汤天下第一!”

在央视录制节目时,她一口气为家乡唱了三首歌,其中有一首是首唱。这位曾连续三年获得中国音乐电视大赛金奖的才女歌手,对溧阳充满了感情。

车行驶在台北,接到她要寄音碟给我的短讯。我告诉她在台湾,她说:“哎哟,我一直有个心愿,想把外公的遗骨迁来内地。外公是蒋介石办公室的高官,人家都叫他周公,葬在台北板桥公墓里。母亲曾去上过坟,只知道绕啊绕,忘了地点了,现在她也有点痴呆了,根本想不起来了。我有年过年去找过,在‘远东纺织’边上寺庙里有他的牌位,但墓地在哪不知道,他籍贯是江苏灌云的,黄埔六期的,他们那辈人在世的不多了,你在台湾能不能从侧面问问,我这是一个特别的心愿,上次正好过年,人也不熟悉。就想找到他的骨灰,把他迁回来!我想老人嘛叶落归根,总想回到故土的!墓地我也看好了。帮我问问好吗?”

我马上请史丹会长找表妹查,问了五指山“国军公墓”没有。只能拜托同乡会干事长狄克逊,有便去寻找一下。

骨肉分离,已是悲剧。死后一捧骨灰都要葬在异乡,亲人们只能遥祭,让人欲哭无泪。

我相信周艳泓的愿望会实现的。

台湾岛,一座停摆了的时钟

我总觉得,台湾象一座时钟,不知为了什么,停摆了。

想当年,时钟的发条拧紧了,分秒必争,嘀答之间,走在时间的前面,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

现在,发条松了,弹簧好象生锈了,钟摆停了,时间凝滞了。

八年了,台湾和我上次来的景象,几乎没变。

我很惊讶。

台北的夜晚,老友老谢开车来接我逛夜景,西门町、大剧院、承恩门、101大厦、士林夜市、重庆南路书市……我有个感觉:冷!

老谢边开车边说:“现在台湾是百业萧条,你说不上哪个行业兴旺,就拿我从事的IT行,台湾除了一二家死撑着,其它都不行了!台北好几家大商场、大饭店、旅行社都关门了!我以前在大陆发展,现在还是想过去,武汉、南通都有接洽。”

日月茶行小妹陈郁说:“我的同学好多都去你们大陆找工作了,我也想去杭州看看。”据报道,有四至五成的台湾学生都想来大陆发展。

我们到了嘉义,正好与来南部看望母亲的狄克逊干事长又见面,他说,你们幸亏走的早,这两天台北又要有“倒柯”游行,到时交通要大堵塞,出都出不来!

大鹏湾是著名风景区,是台湾唯一单口囊状泻湖。开车绕一圈,游客稀少,冷冷清清,这人都去哪儿啦?

台中有家“陈家面店”,卖牛肉面、麻酱面、汤面、干面、凉面,我们要了一碗牛肉面加卤蛋。老板是位老头,听说我们来自江苏,他马上兴奋起来,说老爸是南京人,明故宫对面的陆军军官学院是他家。老爸来台后开了这家面店,已经快70年了!“我家那房子还在吗?”他象见到了亲人,问个没完。我说:“你回老家去看看嘛!现在这么方便。”他喃喃地说:“是要回去,回去……”


溧阳“金利宝不粘胶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世忠,在台中市和我们见面,他说公司设厂在溧阳,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各方面照顾,现在产值利润翻番,这条路是走对了!

溧阳首家“肯德基”店的老板顾翔,得知我们到了台湾,特地从台北赶到台中见面,他说到溧阳十三年,也是个“老溧阳”了!根扎了下来,房买了十几套,从来就没想过离开!溧阳山清水秀,养老真好!

导游老林开玩笑地说:“从地质上说,台湾板块每年以20公分的速度向大陆靠近,统一是早晚的事!”

人为的藩篱,隔不绝血脉的交融。浅浅的海峡,阻不断来往的风帆。

五月,我们来了。七月,溧阳同乡会又将返乡。

时钟停摆了,齿轮还咬合着,只要发条一紧,相信还会运转,还会记时,还会记录生命的时光。

站在高雄打狗领事馆山顶,遥望台湾海峡的粼粼波光,我想,乡情是一杯酒,浓烈得让人醉;友情是一杯茶,清淡而暖心脾;亲情是一杯水,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养料!

於二O一八年五月八日

Copyright·版权所有:常州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网站访问量:
地址:龙城大道1280号一号楼A座十六楼 电话:0519-85680751 传真:0519-85680752 E-mail:cztws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