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余光中夫人
  信息来源: 武进区台办   2018-07-26  浏览次数:  字号:〖

7月赴台,除了拜访同乡会乡亲、参与台北市武进同乡会成立50周年的相关活动外,另一重要目的便是赴高雄拜访余光中夫人范我存。

去年12月15日,余光中先生驾鹤西游,未能亲往吊唁,只是委托同乡会代为转达问候,心中总有些许遗憾和牵挂。常州是余先生的母乡、妻乡,两岸开放交流后先生曾四次来常,“我的江南是以常州为典型,更以漕桥为焦点的……”先生生前发给常州的回乡感言,更是印证了他对常州不一样的特殊情感。夫妻俩琴瑟和谐六十一年,伉俪情深。如今,斯人已逝,夫人是否安好? 

7月4日下午,我和徐姐(余先生的表外甥女)夫妇如约来到“左岸”小区。当向保安说明来意后,对方立即回答:“拜访师母啊,你们有约吗?”交谈之中,他们对余家情况之熟悉,令我有一点小惊讶。

来到七楼,果见门虚掩着。“舅妈”!徐姐一声轻唤,便见余夫人前来迎接——她早就在这等候了。“师母您好!”我也忙与夫人打招呼。“来来来,快进来”!夫人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老人家随即为我们端上了水果和茶水。眼前的她,头发几近全白,印刻着岁月痕迹的脊背已微微隆起,白皙的皮肤,端庄的举止,透出儒雅的气质,但眉宇间一抹淡淡的忧郁,看出她还没有从失去先生的痛苦中走出。

眼前的布置也证得我思,客厅东侧的墙上,挂着两幅余光中先生生前获誉及参加活动的海报。电视长柜及茶几上码放着许多书籍和一些纪念镜框。相比而言,沙发左边的陈列柜,则布置得精心有序,上面陈列着一些参访的纪念品及“合家欢”,其中夫妇俩的卡通像列在最前,看得出主人对此物的偏爱。在陈列柜上方的墙上贴着夫妇俩各自的经典照片,一切摆设似乎与先生在时并无二致……

交谈也大都围绕着余先生而展开。“他虽然生在南京,但小时候因为常随母亲到外婆家来玩,所以跟你妈妈、舅舅那一辈反而比较亲近……”夫人首先与徐姐拉开了话匣子,“你爸爸身体还好吗?”“不错,我爸他现在比我忙,还在忙‘大事’呢!”徐姐笑着答到。看着余夫人有些不解,徐姐接着说:“自从舅舅重返大陆开始,爸就关心着台湾的形势,每天必看《海峡两岸》。在妈离世前开始着手收集资料编写《孙家大院》。近期,他又把这本书再次组稿完善了一下。这次来台湾,我爸一定让我交给您。”说着,徐姐从随身包中取出《余光中在常州》。这本书我认真拜读过。它记录着余先生和常州所有的点点滴滴,凝聚了徐赓庭老先生多年的心血,有诸多细节都因作者的亲自参与而显得弥足珍贵。

夫人接过书稿,脸上不经意间飘过一丝略显苦涩的微笑,她用手摩挲着,只有她最清楚,这原本是表妹婿今年拟送给先生的九十寿礼,怎奈……“舅妈,这次来台湾,我爸还给我专门布置了任务,他想让我整理舅舅的大陆交流‘大事记’,从1992年9月第一次到北京的破冰之旅写起。”细心的徐姐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哦,你们真的很有心哦!虽然光中到大陆的交流活动媒体基本都会有报道,但要全部整理出来,恐怕还真的要花不少功夫。”

“我现在每天也都很忙,主要是整理光中的文稿、书籍。中山大学每周都会派专人来我这里,将我整理的东西带回去归档。他们一共分四组,分诗歌、散文、翻译、评论四大类……”谈起先生的作品,余夫人是那么认真、用情。

是呀,余光中先生学贯中西,诗文兼精还善翻译,是文学界的通才,拥趸无数,可还有谁比夫人更了解先生呢!她是先生永远的“铁粉”。当年,那个小表妹,正是在帮助誊写《梵谷传》的译文中,读懂了文稿背面的炽热表白。文学也将两颗年轻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 

这时我就把话题转过来:“师母,先生的文学影响远播海内外。他从小生活在武进漕桥,舅家生活的经历,成了他‘乡愁’的起点。家乡的漕桥小学至今保留着先生诸多的痕迹。现在家乡也有一批热心人士建议建一所‘余光中图书馆’,打算将先生生前的著作以及一些与常州有关的影像资料等陈列其中”。“作品肯定没问题,关键看家乡是否有具体的方案,是否有专门的学者负责,然后我们可以配合”。夫人的积极回应让我感到非常温暖。

闲聊中得知,夫人不仅忙于整理先生的著作,还尽力参与各地的相关活动。今年3月,她亲临香港中文大学,将集多年心血收藏的三十多件齐家文化玉石无偿捐献,在这个先生曾经工作十一年的地方留下痕迹;6月,夫人携女儿佩珊赴永春“余光中文学馆”,捐赠先生生前珍贵文物及资料;前不久,南京也有相关人士专程前来拜访夫人……是啊,先生生前足迹遍及海内外,永春、南京、常州、重庆、香港、台湾,都是余先生有着特殊感情的地方,每一处都难割舍!

“这是常州溧阳的白茶,您可以品一品,喜欢的话,回去我可以通过物流捎给您。”徐姐的话打断了我的游思。“师母,我为您送上一份祝福吧,祝您幸福安康!期待您保重身体,更期待有机会您能再来家乡走走,看看。”我随即送上家乡青年书法家的“福”字作品和伴手礼。虽然知道先生的去世给晚年的范我存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也知道我此时的任何安慰、祝福都显得有些苍白,但是在内心深处,我还是真诚地期待她能健康长寿。

临别时,夫人分别赠予我们一本她本人收藏、设计、编撰的《玉石尚》,让我看到了她多才多艺的另一面。精致的玉器配上独特的中国结坠饰,美极雅甚,皆堪上品。

离开余府,我的心情也并未因拜访结束而有任何的轻松。余光中先生始终自称是江南人,“袅袅牵动我年轻心灵的,正是永恒的常州母亲,常州新娘……”如今笔端已无人,但他一生留下的1000多首诗作,50部专著,以及在诗歌、散文、评论和翻译领域的深厚造诣,无不体现了一位游子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和喜爱。如今,他的“常州新娘”已年近九十,还在默默地做着诸多工作,而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作者:陈月波   中共常州市武进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常州市武进区台办主任


Copyright·版权所有:常州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网站访问量:
地址:龙城大道1280号一号楼A座十六楼 电话:0519-85680751 传真:0519-85680752 E-mail:cztwsw@163.com